姓  名:
身份证号:
用户名: 密  码:
验证码: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往事并不如烟
      发布时间:2011/5/11 0:05:05 点击次数:2648

       

       往事并不如烟
      西关中学 高一(5)班 程玉娇
          黑色,永远记得那撕心列肺的黑色。
        白色,永远忘不了那令人心碎的白色。
        天空是黑色的,天幕看起来很重很重,想是要跨下来似的,氤氲的空气中夹杂着几许寒风,家院是白色的,白色的墙壁上挂着白绫,挽联,还有那张苍白如纸的面孔。吵杂声,痛哭声笼罩了整个院子。
        思念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奶奶在里头,而我在外头。
        已是初冬了,枯萎的草儿搭拉着身子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黑色或棕色的关秃秃的枝杆上,几只昏鸦时不时地聒噪着。秋末冬初的景色不禁给人一种凄凉之感。这时候农村的人们开始忙活起来了:腌菜,砍柴……家家户户都在度过寒冷而漫长的冬天做准备。奶奶早已为我做好了棉衣和棉鞋。这天天气额外冷,幸好中午出了太阳,院子里铺了一张席,上面放着很多卷心菜和一张小木桌,奶奶盘着腿笑眯眯地坐在席上,切着菜,最里还哼着我从小听到大的耶稣歌。我知道我们家要腌咸菜了。我故作调皮的跑到奶奶跟前:“奶奶,我们家要腌咸菜了么?我最爱吃了。”“嗯,知道你爱吃。”奶奶抚摸着我的头,露出了慈爱的笑容。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,你吃不到我腌菜了,那怎么办啊?”奶奶皱着眉头说。“不会的,奶奶不会不在的,我不许你这样说。我使劲地摇着头。不知道这些咸菜会伴我度过这一个寒冷但倍感温暖的冬季。
       
       寒冬将至,北风呼呼的刮着,雪花满天飞舞。最温暖的地方便是奶奶的炕头,土炕总是被奶奶烧的热乎乎的。我喜欢呆在那并不明亮的屋子里,喜欢趴在那热乎乎的土坑上,喜欢躺在奶奶的怀里,因为那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港湾,我喜欢听奶奶的唠叨,喜欢听奶奶讲那古老的传说,还有奶奶自己的那些旧事,或许很多事情我都不懂。奶奶生于旧社会,饱受压迫和剥削,她常会给我讲那时的事情,我只当听故事,却并不知受了那么多苦。我最幸福的时候,便是和奶奶在一起。
        可奶奶撇下我走了,痛定思痛,痛不欲生!我只是觉得天旋地转,失去了依靠。我追着时间跑,忘记了喘息,只记得有种叫做思念的味道。又是中秋佳节,那轮明月依旧悬在漆黑的夜空中,一任皎洁月光的流淌,思念的微波在心海中荡漾,冷冷的月光透过小窗洒满儿时的土坑,曾几何时还有那温暖的怀抱和圆圆的月亮,那么令我沉醉,而如今只留下我和冷冷的月光,怎不令我肝肠寸断?
        夜幕降临,天愈发的黑了,白色依旧是最刺眼的,痛哭声和吵杂声依旧在耳边回荡。一种叫做悲伤的泪水从我两颊滑落,咸咸的,让我又想起来咸菜的味道。又是秋末冬初,暮色缓缓袭来,一缕炊烟在氤氲的空气中袅袅升起,随风飘散。我想往事不如烟。
       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’’又怎不勾起我的思念?
        点评:本文中心明确,行文流畅,情真意切,以对奶奶的思念贯穿全文的一条主线。作者腌咸菜这一典型事例,写出自己对奶奶深深的爱,以及奶奶去世后深深地痛,有一定的感染力!
      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指导老师:王永智

陕公网安备 61102102000005号